時間:2011/10/14(五)19:00

地點:新光影城 

出席:李靖惠(導演) 、陳博文(剪輯)、(人物)OnieLolita的姊姊 

 報導、攝影:麵包小編


在結束釜山影展馬不停蹄的宣傳隔天,我們又忙著《麵包情人》在女性影展的台灣首映。雖然這天外面下著毛毛細雨,然而我們卻充滿感激的心,因為有那麼多朋友給予我們各式各樣的支持與鼓勵,如今電影終於要跟台灣觀眾見面,掩不住的激動之情滿溢於心。 

 

 
人潮絡繹不絕,近乎擠爆現場,為的就是要進場觀賞《麵包情人》台灣首映 

 


站在最後面,望向前方滿座的觀眾,心中說不出的激動與感動 

 

在這特別的盛宴,我們邀請到多位特別來賓,其中兩位就是片中所紀錄的「菲媽」:OnieLolita的姊姊。兩位來自菲律賓的移工朋友,目前都在台灣為家庭辛苦打拼,為的就是要同時兼顧MoneyHoney。或許談錢顯得勢利而傷感情,但《麵包情人》在感性之中,也讓我們看到現實的無奈,然而在兩位菲媽臉上,我們看不到愁苦的面容,只看到樂天的笑容。兩人都是直到今天才首度觀賞這部電影,也是導演李靖惠花費十三年時間,所送給她們與移工朋友們的一大獻禮。

 


兩位菲媽也有出現在《麵包情人》的精彩預告當中喔!
 

 

放映開始,我們其實很緊張,不知道觀眾究竟會有什麼反應?然而隨著畫面流動,觀眾被片中情境牽引情緒,時而歡笑,時而發出嘆息,我們於是鬆一口氣。「或許,觀眾們是喜歡的吧?!」直到放映結束,觀眾報以熱烈掌聲,我們於是更加確定。接著進到映後Q&A時間,感謝女性影展提供文字記錄,也給這天沒能來觀賞《麵包情人》的朋友,一同來體會現場氣氛。

 

 

Q:這部片讓我很感動,它非常有能量,也讓我掉了眼淚。我有兩個問題,就是為什麼安養院能讓導演進去拍攝,是您跟老闆娘有交情還是有其他原因呢?而且您跟拍攝者的互動也非常自然,請問是為什麼呢? 

Q:影片中間有一些詩,我想知道她們是詩人嗎? 

Q:她們的家人不知道是因為失業,或是比較有錢而不需要工作,這是菲律賓的社會問題嗎? 

 

李靖惠導演: 

觀眾會好奇為什麼我有機會進入這個安養院,剛剛影片裡有看到一個很可愛的老人,他是我的外公。因為我的外公和外婆,我才有機會進入這個安養院。在這個安養院裡,我以一個孫女的角色在觀察這個環境,也因為長時間的相處,我同時成為安養院中很多人的孫女,因此在這個安養院裡,我是多重的角色身份。在十幾年前,我對於老人家和照顧老人家的人有很深的感受,這些讓我感受深刻的人,通常也都是女人,也因此創作了這一系列的作品。

 

老人在一個空間裡面,都會很想要回家,對於到異鄉工作的移工們來說,這種相似的感覺是有點奇妙的。觀眾會好奇為什麼在菲律賓這麼多人需要出國離開家鄉去工作,我認為從這部影片很難說明清楚當今菲律賓的狀況。我們可以看到片中有許多移工朋友的家人,都嚮往或者是直接到國外唸書,我想這是一個流浪的國家,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我想是非常複雜的。

 

《麵包情人》其實是一個總結,就是女性跟老人,她們在一個思念的空間裡都想回家,但是卻都無法回家的一個故事。而在多年之後回到菲律賓,她們的夢想是否實現了?而她們的「Honey」到底還是不是她們的「Honey」呢?

 

紀錄片不只是寫實的影像,它可以透過很多不同的方式來說故事、呈現視覺效果和內在情緒。影片中出現不少外籍勞工朋友寫的詩,台北市政府每年都會有這類的競賽,我也是從這十年得獎的詩中挑出我很喜歡的幾首詩,結合動畫運用在影片當中。希望能透過動畫和詩的結合,傳達外籍勞工朋友內在的吶喊。

 

 

Q:感謝妳透過鏡頭,把這樣一個思緒還有社會中不同角落的朋友們展現出來,片中有些主角似乎有十多年都生活在台灣,我想知道妳花多久時間拍攝這部紀錄片? 

Q:因為婆婆的關係,所以我們家也有請外籍幫傭,她的情況跟片中人物的情況也類似,也會想家,或是在家鄉的老公不工作,不但靠她養,還把她賺的錢拿去養外面的女人。對方也因此有憂鬱症的症狀,甚至出現自殘行為,而我們也只能求助仲介公司。這部片也讓我想到公視人生劇展的《娘惹滋味》,兩部片都讓我很感動,像是這些外籍勞工朋友透過訴說自己生命故事來治療。 

Q:很感謝導演和移工朋友們帶給我們這個故事,我覺得片中好像可以看到一種樂觀的感覺。我看到很多移工朋友們好像沒有休息的時間,是不是我們可以改變這樣的制度?或是以什麼方式來為她們爭取權益? 

 

李靖惠導演: 

拍了十三年的影片,我在意我關心的一群人能夠被觀眾看見。我看到的一些老年人和移工朋友們,其實生活上的狀況都還是沒有太大改變,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在這部片上院線後,給予更多的支持,讓更多人關心她們的生活。

 

我剛從釜山回來,影片之後將會在韓國上映,而這也將會是韓國第一部關於移工朋友的紀錄片。影片在釜山影展被國際更多人看見是很好的。現在我想請剪輯師陳博文師傅到前面來講一些話,他被我害得很慘(笑),剪片時臉上常常呈現三條線。

 

 

剪輯師陳博文: 

我每次上台都很緊張,因為我一直是幕後工作者,第一次上台是蕭菊貞的《紅葉傳奇》,那次也是被陷害的(笑),而今天就是第二次。其實我很開心可以剪這部片,雖然我當初拿到素材想要推掉,因為我只要剪一百分鐘,可是全部素材共有五百個小時(全場驚呼),不過看到導演這麼努力,她都拍十三年了,我花個兩年時間剪也是應該的。結果這是我剪紀錄片三十年來剪最久的一次,前前後後總共剪了兩年半!真的花了很多時間,也很敬佩導演的堅持。

 

李靖惠導演: 

真的很謝謝陳師傅,下次的新作品請不要逃走啊(笑)!

 

剪接師陳博文: 

不過因為剪這部片,我也得到一個附加價值,就是我的英文進步了(全場歡笑)!

 

本場映後座談,就在一片歡笑與溫馨的氣氛當中圓滿結束,之後在場外還有不少觀眾繼續分享電影帶給他們的感動。如果您當天沒有機會來觀賞電影,還請務必把握《麵包情人》於1023日(日)15:50在女性影展的第二場放映。如果依舊沒機會觀賞,沒關係!《麵包情人》預計會在不久的將來於台灣正式上映,敬請密切留意我們的部落格facebook粉絲團,尤其facebook粉絲團會隨時新增有趣的圖片及資訊,支持我們,相揪親朋好友來按個「讚」吧!

 

如果您有來觀賞本場放映,我們也非常歡迎您在自己的社群空間,不論是部落格、臉書、噗浪、Google+等等的地方,寫下您的感覺,分享給更多人知道,我們需要您的支持,如此地渴切


MoneyandHon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